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吉林

旗下栏目: 北京 天津 河北 山西 辽宁 吉林 上海 江苏 浙江

记忆里的那些老光阴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1-21
摘要:记忆里的那些老光阴 已是暮秋了,飒飒西风漫卷,连光阴都披着薄薄的凉意。 在我还不认识字的时候,就知道光阴这个词了,是经常听大人们说的。所以,至今,光阴一词的概念,在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记忆里的那些老光阴     
    已是暮秋了,飒飒西风漫卷,连光阴都披着薄薄的凉意。     在我还不认识字的时候,就知道光阴这个词了,是经常听大人们说的。所以,至今,光阴一词的概念,在心底根深蒂固,是岁月一穷二白的代名词。     一辈子不长,我不想走的太急,便渐渐生出许多恋旧的情结。比如喜欢读老书,看古画,触摸有些年头的旧东西。继而就牵动了莫名的怀念,一叶梧桐,一绺忧愁,一记相思。     记忆里最好的时光,我能记住的最美日子,便是那些泛着旧色的陈年老光阴。为此,闲来时便喜欢逛城市遗留下来的小街小巷,寻找老茶屋、旧书摊,想在闹中取静。     昨天晚饭后,打开窗,没有开灯。给自己倒了杯红酒,找出一首老曲子,是木心的《从前慢》,我喜欢它对往事的眷恋之情:“从前的日色变得慢,车,马,邮件都慢,一生只够爱一个人。”就是这个“从前”,带走了我们的锦绣年华,留下了一抹浓墨重彩的叹息。     关掉手机,关了电脑,开了台灯。翻出多年前的信件细看,惦念着那个久远又简单的年代,心中浮出了一丝温情。不由感叹,光阴里的故事,终是洗净了我们的青春。     时光,就这样在念与不念之间渐行渐远,一半忧伤,一半明媚。执着的我,却总是渴望能抓住许多旧人旧事、旧日的东西、旧日的文字,不想让它们如烟散去。     周日,去一新开的茶室,麻布帘子、老木桌,旧木纹有一些裂缝,却淡雅简洁。沏了一壶普洱,摊开一本画册,看见一幅不知名的作品,画的是远山和溪水,还有一个穿着长衫远眺的男子。黑与白之间,笔墨中透着丝丝沧桑,我知道作者想要表达的远不止这些。     光阴中,我们每个人都在努力往前走,而又会在某一刻,急切的想回眸,想追溯曾经的记忆和那些流逝的日子。经历了生命的种种,慢慢明白,我们终其一生行走,会邂逅许多风景,但不论山川和河流,还是俗世的柴米油盐,其实都不需要那么拥挤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我在重庆生活多年,这里已然成为我的第二故里。工作之余,喜欢逛重庆的老巷子,长长的,幽深得像一眼井,储藏了许多家长里短、鸡零狗碎和前尘往事。还喜欢那些门楣上的斑驳,喜欢那些屋里飘出的饭菜香味。这些老巷告诉我,不管外面如何变化,那与层层高楼一街之隔的生活,永远泛着一种不会丢失的气场,不卑不亢。     一直记得我曾经生活过的那条老街,每扇门就是一家,推开门就是院子;每盏灯就是一户,灯一熄就是一夜。每次去那里,就会想起老同学,老邻居,老朋友……那种老,是花老了,
责任编辑:admin

最火资讯

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8 五指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

 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电脑版 | 移动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