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

国际

旗下栏目: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

没办法 罗静早年间便有户外徒步、露营的爱好。2006年

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8-12-04
摘要:儿子、母亲与八千米雪山 登山者罗静告诉你攀登意义 [编者按] 今年9月29日,中国女子登山者罗静“登顶”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,但遗憾的是,据罗静事后在社交媒体上透露,经过检
儿子、母亲与八千米雪山 登山者罗静告诉你攀登意义

[编者按]

今年9月29日,中国女子登山者罗静“登顶”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,但遗憾的是,据罗静事后在社交媒体上透露,经过检查确认,她此次登顶的只是该山的中央峰,而非主峰。这让她和成为首位登顶世界14座8000米级高峰的中国女性的荣誉擦肩而过。

人们所期待的登山故事往往以一个明确的结局为中心。这个结局以登顶或者创造纪录为标尺,去书写浓墨重彩的成功,或者英雄主义式的失败。在这个标尺下,罗静的故事在2018年似乎是不值得书写的。

在以个人名义宣布希夏邦马峰未能登顶后,罗静是否完攀全球14座海拔8000米以上山峰成为一桩悬案;而她未来是否会再赴希峰,也是个未知数。

但对于罗静而言,除了成败,八年8000米级雪山攀登之路,更像是一个寻找自我的成长故事。

“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呢”

2018年登山季落幕,罗静来到初冬的北京与13岁的儿子诺诺相聚。偶尔,儿子会若无其事地问起,她还要不要再去攀登那座一年之内两次都未能登顶的雪山。

那座山峰是海拔8027米的希夏邦马峰,也是42岁的罗静此前攀登生涯中最后一座未能登顶的8000米级山峰。

2018年,她两次发起冲击,春季因天气原因下撤;秋季,在组织攀登的商业公司已宣布全队登顶成功的情况下,作为客户团队一员的罗静却在“参考以往攀登路线和其他证据”后做出了相反的判断,并以个人名义宣布:未能登顶。一时猜测与争议四起……

在内部构成日趋多元的登山圈,不依靠向导的自主攀登者和处在商业公司统一保障下的登山客户,形成了登山者群体内对比最为鲜明的两极。罗静显然属于后者,但她很多时候并不是一个容易被满足的客户。

“她每天都有自己的天气预报,也拿来和我们讨论,我们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拿到的这些。”一位参与今年春季希夏邦马峰攀登的商业向导说。

希望尝试无氧攀登、向更高海拔进行徒步拉练……罗静常常试图参与攀登决策,提出具有挑战性的目标,这在国内的商业团队中被看作是有些打乱团队秩序的做法。

一些跟随商业公司登山多年的老客户,可能十几年下来都未曾自己分析过天气预报和攀登路线,而这会在向导间留下“心态平稳,不急功近利”的口碑。

罗静有时则令向导团队感到头疼:“我们也搞不懂,她到底想要干什么呢?”

“商业登山在不同人眼中的区别还是挺大的。”罗静解释道。

“如果你只是刚刚接触登山,为了体验一次登顶的过程,那么借助更多外部协助是无可厚非的。而如果你真的喜欢登山,你对自己内心的要求就应该再多一点。”

责任编辑:admin
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科技 | 财经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视频 | 全国

Copyright © 2018 五指山新闻网 版权所有

 技术支持:网站建设

电脑版 | 移动版